含羞草人类社会研究所

   预想中的战斗并没有发生,整个追击过程,刚刚开始,便已经结束了。

   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光头老五和他的同伙,被突如其来冒出来的一群人吓破了胆,别看平日里牛逼哄哄、吆五喝六的,可在漆黑的深夜,被一群手里拎着大棒子的人追击,又搞不清楚对方是谁和到底有多少人,惊慌失措是必然的,所以逃命变成了第一要务!

   然而,庄稼地里沟沟坎坎,就算是刘翔来了,也跑不了多快,相比之下,常年劳作的农民工无论是体力还是对环境的适应上,都要高出很多,没用十分钟的工夫,便将所有人都摁倒在地,有几个还试图反抗,挨了几棒子,被打得惨叫连连,于是剩下的人就没人敢动了。

   陈曦拿着手电一清点,发现正好少了光头老五,于是便命继续寻找,话音刚落,就听树林里面有动静,于是带着几个人便冲了进去。

   原来,光头老五还算机灵,一看势头不对,便一头钻进了树林,躲在一块墓碑后面,本以为可以逃过此劫,可两个追击的人却是天生夜眼,瞄着他的背影跟进了树林,这小子一见,狗急跳墙,出手反抗,于是三个人便扭打在了一起。

   陈曦带着人冲进来的时候,光头老五已经被两个蒙古汉子揍得满脸是血,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把他带出来。”陈曦冷笑着道。

   几个汉子随即像拎死狗似的,将这小子拖了出来,所有人都被集中到了路边,喝令蹲下,队长命人将桑塔纳开了过来,打开车灯,陈曦挨个一看,不由得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方远途居然也在其中,他应该是从那辆始终没动静的车里被抓出来的,此时蹲在地上,深深低着头,浑身瑟瑟发抖,显然吓得不清。

   陈曦见状,直接将他拉了起来,拽到了一边,然后笑呵呵的问道:“方老板,抬头看看我呗。”

   方远途没敢抬头,只是低声说道:“兄弟,今天这事算我栽了,咱们有话好说,有啥条件你尽管提,我们一切都好商量。”

   “我跟你有什么可商量的?昨天晚上让你跑了,就已经是便宜你了,居然还来找麻烦,好吧,既然这样,咱们就玩一玩,你不是有能耐吗?仗着有个当省长的表哥,还学会下迷药了,我就不相信了,非法持枪、**多名女性、外加今天晚上蓄意破坏国有资产,这些事加在一起,我看李百川能说啥,他要是敢说话,那连他一块收拾!”陈曦恨恨的说道,然后掏出手机,递给队长道:“打电话报警,送他们进去吃几天免费饭,看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清纯的私房的性感

   陈曦说这番话,自然是虚张声势,他算准了方远途不会同意他报警。事实也和他的判断差不多,只不过,方远途想得更多一些。

   自从听说陈曦和黄薇是男女朋友关系之后,他就对这个年轻人心存顾忌。李百川主政平阳期间,便与黄启明关系不睦,如今虽然身居副省长,貌似职务很高,可黄启明却是省委常委,而李百川却并不是常委成员。

   熟悉官场规则的人都清楚,这种关系是非常微妙的,细论起来,黄启明更有话语权。

   而陈曦如果是黄启明的未来女婿,那可是绝对得罪不起的。方远途虽然无赖,但毕竟接触官场多年,深知其中的利害。自己干的那些事要是被这个有点背景的愣头青捅出去,在当今这样信息发达的时代,是根本无法预知到底能发展到什么程度的,而局面一旦失控,那对他和表哥而言,很可能是灭顶之灾,别人不说,就一个黄启明,便足以致他于死地,真要是那样的话,可真叫放着好日子不过,自寻死路了!

   为今之计,必须和解,只有暂时过了这一关,日后再想办法,况且,即便没有黄启明这层关系,半夜出来搞破坏,被人家抓个现行,就这事也丢死个人啊!传扬出去,以后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啊?

   所以,一听说陈曦张罗着要报警,他赶紧站了起来,低声哀求道:“老弟,老弟,你等一下,咱们有事好商量,先别报警”

   “蹲下!谁让你站起来的。”他的话还没等说完,腿肚子上便被施工队长狠狠踹了一脚,两条腿一软,扑通一声便跪倒在了陈曦面前。

   陈曦差点笑出了声,瞪了施工队长一眼道:“轻点,方总年纪大了,身子骨不抗折腾,你别再给弄出点事儿来。”说着,伸手把方远途搀了起来,笑着问道:“方总,你说说看,这事怎么商量啊?”

   方远途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道:“兄弟,这件事是大哥欠考虑了,我出点钱,咱们就算过去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要你的钱?”陈曦冷笑着道:“我是国企干部,又不是黑社会的,要你的钱,岂不成了勒索了吗!你也太坏了吧,想让我犯错误啊,算了,咱还是报警吧,让人民警察来处理,省得将来被你反咬一口,我还说不清楚了。”陈曦说完,朝着队长喊道:“拿手机把这帮孙子都给录下来,每个人的脸都要录清楚啊,咱们得留下证据,省得这帮王八蛋日后不认账!”队长应了一声,带着几个人,举着手电和手机,便去忙活着录像取证了。

   方远途一看,更加焦虑不堪,一个劲儿哀求有话好说,陈曦则故意端着架子不答应,两个人正说着,忽见一辆汽车远远开了过来,在桑塔纳边上停稳,陈曦定睛一看,正是顾晓妍的那辆丰田霸道。

   顾晓妍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下车之后,双手叉着腰,愣愣的看着蹲在路边、双手抱头的一帮人,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晓妍!我在这儿。”陈曦喊了一嗓子。

   顾晓妍这才在黑暗之中看清楚了陈曦的位置,赶紧几步走了过来,有点埋怨的道:“打电话怎么不接呢,都快急死我了。”

   陈曦这才想起,刚刚埋伏的时候,为了怕暴露目标,电话改成静音了,其实,就算不静音,这种场面估计也听不到电话铃声。

   顾晓妍说完这句话,一眼看见了蔫头蔫脑的方远途,两条眉毛顿时竖了起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