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新版污

江枫和季夏的那份鸽吞燕他自己没吃几口,余下的全都给季夏了。

平心而论,这份菜味道还是不错的,燕窝本身没什么味道,但是经过高汤的炖煮饱吸高汤的鲜美和火腿的咸香。整道菜不需要调味,吃的就是食材的本味,燕窝被炖煮得成半透明的淡金色,吃的时候一定要将燕窝,鸽肉,鸽皮和一起送入口中,才能体验到素雅,荤香,鲜美齐头并进,融会贯通的滋味。

鸽吞燕是好吃的,但也仅限于a级好吃。

尝过真正能称得上是饕餮盛宴,顶尖珍馐的燕翅席的江枫,对于这种水平的高奢菜已经不会感到惊喜和惊讶了。

他现在比较关心的是buff有没有用。

吴敏琪没什么反应,季月倒是有点反应。

她走神了。

吃着吃着就走神了,手也不动了,嘴也不嚼了,眼神也呆滞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还在上物理课呢。

过了许久,久到季夏都把鸽吞燕吃完了,季月突然惊醒,看她那架势如果不是手上还拿着勺只怕要拍案而起了。

“我想到了,我终于想到了,我知道该怎么画了!”季月惊呼,把还没吃完的那份鸽吞燕往桌上一放,一溜烟人就没影了。

仿若一个美院学生。

这下吴敏琪倒是有些反应了,奇怪地看了一眼季月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那份没吃完的放在桌上的鸽吞燕,继续低头吃自己的。

性感秀气女孩

时刻关注吴敏琪动向的江枫:……

这到底是有用还是没用?

一直等到吴敏琪把自己的那份鸽吞燕吃完了,江枫也没看出来到底生效没有。

看不出来就直接开口问,江枫一不做二不休张口便道:“琪琪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吃的呀。”吴敏琪道。

江枫看着吴敏琪。

吴敏琪:?

“怎么了吗?”

江枫:……

好的,他确定了,没用。

江枫觉得他得跟吴敏琪谈谈了。

虽说搞厨艺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跟搞艺术的有点像,不疯魔不成活,研究菜品的时候什么奇奇怪怪的事都做得出来。江枫最开始想要改良清汤柳叶燕菜的时候也非常不正常,他懂那种感觉知道又不知道,最终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抓痒挠腮心焦的感觉和焦虑,自然也能理解吴敏琪现在不正常的状态。

但他那时不正常是折磨别人,喝那些难喝的蘑菇汤的人不是他,可吴敏琪的不正常是在折磨自己。

大晚上不睡觉蹲在厨房里盯着冰箱发呆,整个人魂不守舍,心不在焉,既不练厨也不娱乐还要正常上班。

这样的不正常模式,不光无法寻求突破,对身体也不好。

“琪琪,我想和你探探。”江枫突然道。

还没等吴敏琪反应过来,江枫就拉着吴敏琪离开后厨,径直往隔壁的便利店走去。

隔壁的便利店里依旧没有客人冷清,空调充足,便利店老板和往常一样戴着耳机看动漫,安静,没有人打扰。

非常适合谈事情。

“什么事啊?”吴敏琪一直到进了便利店里才反应过来,之前都处在半走神不走神的状态,这反应可不止是慢半拍,跟喝了假酒一样。

“你为什么要做抄手?”不知道为什么,江枫感觉自己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和表情都有点像选秀节目的导师问选手:你有什么梦想吗?

“啊?”吴敏琪终于彻底的离开走神的状态,可能是因为江枫的这个问题让她不能再走神,“就是因为……因为……”

吴敏琪感觉有一个答案就在嘴边,可是她就是说不出口。

她自己都迷茫了。

“那你昨天和今天都在想什么?或者说是在找什么?”江枫接着问道。

“我在找那个味道。”这次吴敏琪回答得倒是很快,“我记得那个味道,但是却记不清了,一开始我觉得只要我能做出来我肯定就能想起来,可是我做了这么多始终都不是那个味道。”

“琪琪,我们来重新理一下吧。”

吴敏琪正襟危坐,就像听老师讲课一样看着江枫。

“你最开始做早餐,是因为你想控制菜的辣度。”

吴敏琪点头。

“你控制住了吗?”江枫问道。

吴敏琪摇头:“没有,感觉和原先一样。”

“其实还不如原先,之前没有来北平的时候我从来不会想着少放一点,是不是放多了,客人会不会接受不了?现在做菜,总感觉有些畏首畏尾的。”吴敏琪叹了口气。

江枫也有这样的感觉,他记得吴敏琪先前在a市的时候,准确的说是在健康炒菜馆里打白工的时候,烧起菜来撒花椒和辣椒那叫一个豪迈,辣得a大学子欲哭无泪但却又欲罢不能。

直接拉动了江枫的饮品销量。

“那你从什么时候起变成这样的?”

吴敏琪想了很久,迷茫的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在烧菜的时候有意控制放佐料的量的?”江枫换了种问法。

“大概……可能是在《知味》发行之后吧。许成先生说我还没有找到对辣的把控的临界点,我的菜给人带来的痛苦大过享受。”

江枫点头,虽然他很清楚吴敏琪早在《知味》发行之前就开始有意控制佐料的量,这口锅不能扣给许成,但目前这锅也不知道该扣谁脑袋上就暂时给许成吧。

“那么琪琪现在事情的脉络已经很清楚了,我们就假设你是在《知味》发行之后开始想要控制佐料的量,并在几个月之前你想通过做早餐的方式来练习,这一切的逻辑都是通畅的。但这并不能解释你为什么会做红油抄手,你只是想找寻那个临界点,可这个临界点跟抄手有什么关系?”江枫指出了问题所在。

吴敏琪回答不上来。

“总要有个理由的,琪琪你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想要只做抄手,再说咱们这边根本就没有卖红油抄手的你不可能是看见了所以才想做。之前做早餐的时候你都是凉粉凉皮,凉面,饺子,抄手,煎饼,各种东西换着做,你突然这样只包抄手只做抄手肯定是有原因的。”江枫道。

吴敏琪咬了咬嘴唇,眉头微皱,想了很久:“我也不知道,我感觉我真的就是突然想到了,就有那么一个感觉。”

“就……”吴敏琪自己都说不清楚,“就是感觉,我就感觉要做红油抄手。”

“那就做。”江枫露出一个微笑。

“可是我觉得我好像……”

江枫打断了吴敏琪的话:“琪琪你还记得我前年做蘑菇汤的那段时间吗?”

吴敏琪当然记得,她那时候也去健康炒菜馆吃过饭也是受害者之一。

“我那个时候走进了一个误区,我觉得蘑菇汤的味太重了会导致菜品的整体口感不协调,所以努力想把那个味道给盖掉。我加了很多东西试了很多方法,但总觉得不对有问题,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我的思路有错误,所以才做了那么多难喝的蘑菇汤出来当例汤送。”

“后来事实证明我的感觉没错,我的思路和方法就是错了。那道菜就是该用蘑菇汤来做,我怎么能够舍本逐末想着要把蘑菇的味道盖掉了。琪琪你一定要相信自己的感觉,就算步骤思路错了但感觉一定不会错。如果连感觉都不相信,那恐怕就没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了。”江枫一脸肯定的道。

吴敏琪觉得,她心里的迷雾好像有一点散开了。

有一道光,透过层层迷雾照到了那个原本应该光亮的地方。

“可是枫枫。”吴敏琪有点纠结,“每天早上都吃红油抄手你不觉得有点腻吗?我感觉我都快吃腻了。”

江枫:……

现在是纠结吃红油抄手会不会腻的时候吗?

但作为一位见过王浩当年是怎么追他那几位前女友的优秀男朋友,江枫非常清楚这种时候该说什么样的鬼话。

“当然不腻。”江枫笑着道,“只要是你亲手做的我吃多久都不会腻。”

只会觉得辣。

吴敏琪笑了:“你最近是不是跟王浩聊天聊多了?我感觉你说话都有点像他了。”

江枫:……

就在江枫想着该说些什么来化解一下刚才那句过于油腻的鬼话的时候,手机震了一下有人给他发微信消息,江枫连忙掏出手机装作要查看消息的样子妄图化解这份尴尬。

消息是卢晟,卢晟和他说彭长平的收徒宴定在了明天晚上7点永和居最大的那个可以坐20个人的包厢。

至于为什么是20人的包厢,因为明天的宴席有27道菜。

是的,27道菜,江枫都不知道彭长平一口气做这么多菜能不能忙的过来。

饭量小点的估计一到菜尝一口人就饱了。

卢晟还委婉的表示由于人太少菜太多,到时候大家可能吃不完。菜桌上剩菜太多会显得是彭长平厨艺不行大家不给面子很尴尬,所以暗示让江枫可以带一两个家属。

最好是女朋友和徒弟这种,关系非常亲密可以带出去吃宴席的。

卢晟知道江枫有个徒弟。

江枫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好事。

不过彭长平确实是请不到人,他在国内根本就没几个认识的,周时也是个社交绝缘体就陶书一个好友,其余关系相对亲近的可能就是泰丰楼的那些老同事。但泰丰楼是要正常营业的,去了一个江枫去了一个孙茂才,再跑几个厨师泰丰楼明天晚上就直接可以关门给员工放大假了。

彭长平连孙茂才和韩贵山都请了,要是再发散思维找认识的人请的话就只能请阿诺厨师了。

“琪琪,卢晟叫我明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多带几个家属,你要不要正好借这个机会休息半天尝尝彭师傅的手艺?”江枫问道。

能吃到彭长平亲手做的宴席吴敏琪自然是答应的,这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就算是断了腿爬也得爬过去。

“明天晚上的宴席是彭师傅的收徒宴吧?”吴敏琪问道。

江枫点头。

“时间有点紧,枫枫你赶快问一下卢老板彭师傅喜欢什么,咱们今天明天抓紧时间给彭师傅准备个礼物,明天晚上带过去。”

“还要准备礼物?”江枫懵了,他上次蹭燕翅席的时候也没准备礼物啊,那时候就没人准备礼物。

吴敏琪一脸恨铁不成钢:“当然要准备礼物,明天是彭师傅的收徒宴,不光要准备礼物还要准备庄重的,得慎重挑选。”

“快点问,时间不多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