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豹记录世界记你官网

陈曦也立刻想了起来,面前这个女人,就是前天在温泉洗浴遇到的那位,只不过当时她穿着泳装,身材看起来略显丰腴,而如今是一身职业装,丰满的身材被勾勒得更加凹凸有致,愈发迷人了。

“杨我”他窘得满脸通红,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旁的范主任见状,诧异的问道:“怎么,你们俩见过?”

杨琴看出了他的尴尬和局促,于是赶紧说道:“是啊,我们在游泳的时候遇见过一次,陈经理给我的印象非常深,跑得特别快,哦,不对,是游得特别快。”说完,落落大方的朝陈曦一笑:“我说得对吧?”

“哦,对对,就是这么回事。”他支吾着道,都不好意思抬头去看杨琴的眼睛。

范主任显然没察觉到其中的端倪,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更好办了,这事就你们俩先商量着吧。”

听范主任这么说,陈曦赶紧起身道别,跟着杨琴往她的办公室走去,李总见也不需要他了,中途便就告辞了。

进了办公室,分别坐好,陈曦这才抱歉的道:“杨副主任,那天晚上的事实在是太唐突了,当时比较慌乱,都没来得及跟您道歉。”

杨琴却微笑着道:“其实,你不光该道歉,还应该谢谢我的,我当时要是大喊一声,把你当变态狂给办了的话,恐怕今天你就不能坐在这里跟我谈事儿了。”

他听罢连连点头,非常正式的说了声谢谢,杨琴则歪着脑袋瞧着他,嫣然一笑道::“好人坏人,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当时一看你那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忘记穿了。”

他憨笑着点了点头:“是啊,那种温泉洗浴,总是让人产生一种在澡堂子的错觉,不知不觉的就忘记了。”

杨琴点了点头,也不再提那件事,而是轻声问道:“说说吧,华阳集团这样的大型企业,难道也要在安川落户吗?”

“当然啊,球经济一体化嘛,连百事可乐这样的世界五百强企业,都能在工业园落户,华阳集团为啥就不能呢?”他刚刚在管委会门前闲逛的时候,特意看了下工业园的介绍,知道百事可乐和日本山之内制药这样的著名公司都是驻区企业,于是便笑着回了一句。

美女红火的裙子,身材极度热辣

杨琴却摇了摇头道:“那可不一样啊,当年百事可乐和山之内制药本来是打算在平阳建厂的,之所以落户安川,是相中了这里的水源和劳动力价格低廉,而且,省里也从中协调,再加上我们的政策倾斜,最终才得以落户的,而你们华阳集团可不同,我在平阳上大学期间,就连我们老师提起华阳公司,都是赞不绝口啊,说那是出过英雄和烈士的企业,在咱们省内,啥时候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业务遍及国,要说在北上广深设立个分支机构还差不多,怎么会跑到我们安川来呢?”

陈曦没想道这位杨副主任对华阳如此了解,而且还在平阳读过大学,于是便随口问道:“杨副主任是平阳哪所院校毕业的啊?”

杨琴也不隐瞒,直接说了毕业院校,陈曦一听,原来和自己是同一所大学,不禁兴趣大增,再问下去,竟然还是同一个专业,而且,陈曦的辅导员,就是杨琴的同班同学留校的。两个人相差四届,正好是杨琴毕业,陈曦入学。

“天啊,你还是我的师姐。”陈曦说着,站起身来,规规矩矩鞠了个躬道:“师姐你好!”

杨琴咯咯的笑,一本正经的应了句:“嗯,师弟请坐吧,聊了半天,咱俩还没说正事呢。”

他这才把自己的打算说了下,杨琴听完,皱着眉头想了下道:“这样吧,现在的政策肯定不允许,不过今年11月20号,是咱们工业园成立五周年,届时将举办一波大型的招商引资活动,我估计那时候签约入驻,会有一定的优惠政策,而且,还能算是我们招商引资的工作业绩。你刚刚不是说,现在仅仅是办事处,而分公司还在筹备阶段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到年底,也该筹备差不多了,正好可以进驻,你看我这个办法可以吗?”

“办法倒是可以,就是不清楚,五周年的招商引资,到底会不会给政策。”

“这个我可说了不算。”杨琴道:“具体的细则还没提上议事日程,不过,既然是师弟的事,我这当师姐的自然会上心的,等开会研究的时候,我虽然没有决定权,但是有发言权啊,会给你争取一下的,毕竟华阳集团这样的大型国企能进驻的话,对提升我们工业园的知名度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陈曦一听,连忙说道:“那就拜托师姐了,等分公司成立了,我请你吃饭。”

不料杨琴却把嘴一撇道:“你可真抠门,免二减三,五年下来,光是税款就要给你们节省至少上百万,你可好,一竿子把这顿饭给支到年底去了,你咋不说,等我退休的时候再请呢?”

陈曦也自感这句话说得有失水准,于是连忙改口道:“对不起,我错了,姐,这样吧,中午我就请客,咱不是为了工作,主要是为了庆祝失散多年的姐弟重逢!把咱爸咱妈和咱姐夫也都叫上,有日子没见,我还怪想他们呢。”

一句话把杨琴逗笑了,一边笑一边连连摆手道:“你这嘴可够贫的了,我要是个小姑娘,还真被你给忽悠了呢,开玩笑的,管委会有规定,工作日午饭必须在机关食堂就餐,还是等以后有机会的吧,按理说,我是师姐,又是安川人,理应尽地主之谊,请你这个小师弟的。”

“那就这么定了,我可就等着姐请客了啊。”他马上跟了一句。杨琴先是一愣,随即咯咯的笑了,瞪了他一眼道:“你还真是顺杆爬啊。”

“姐把杆都竖起来了,我这个当弟弟的哪敢不爬啊。”他说着,拿出手机,笑嘻嘻的问道:“姐啊,要不,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也方便你找我,行不?”

杨琴微微一笑,从抽屉里找出一张名片递给他,他双手接过,认真看过了一番,才放进自己的包里,然后道:“等一会,我把手机号码发给师姐,还望你惠存啊。”

“好了,那咱们就电话联系吧。”杨琴说着,率先站起了身。陈曦见状,也赶紧起身告辞,杨琴很客气,一直送到了楼外,二人这才握手道别。

事情办的很顺利,他对结果也非常满意,心情自然不错,驾车到施工现场一瞧,小周和王洪明两人还真挺给力,一上午的时间,临时匝道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此刻正在用砂石垫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估计一天的时间,便道即可成型,同时,在小周的协调下,临时电和临时水也都到位了,钢管正陆陆续续进场了,现在只要吊车和大型设备一到位,马上就可以施工。

他大致算了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二十多公里的管线,两个月即可完工,再加上一个加压站,把土建都算上,最多也就三个月吧,只要控制好质量和安不出纰漏,整个工程基本就算拿下了。

“焊培中心的人来了吗?啥时候组织焊工考试?”他问小周。

不料小周却苦笑着摇了摇头:“我都打n个电话了,可焊培中心那边说,现在人手不够,没人过来,让我们等几天再说。我就纳闷了,基地公司那帮人,屁事没有,整天打麻将,现在居然说忙,真是没地方讲理了。”

他听罢没吭声,心中却暗暗嘀咕道,真是怕啥来啥啊,这不,搅局的不出意外的出现了。

按照规定,天然气管道属于压力容器,对焊接要求很高,正式施工前,需要进行焊工的培训和考试,只有考试合格者,才能正式上岗操作。

一般的小公司,是需要聘请具有专业资质等级的焊工培训中心进行考核的,而华阳集团每年有大量的桥梁和管道工程,所以,经劳动局批准,自己成立了焊培中心,几年下来,业务发展得很快,不仅承担了集团各施工队焊工的培训和考核,而且还为社会培养了几千名合格的焊工,成了省内知名度很高的焊培机构。

焊培中心隶属于基地公司,基地公司的经理叫薛明,就是在中层干部会上,对自己的任命提出质疑的人之一,此人的父母也都是华阳的老员工,而他本人更是集团大佬级的人物。

基地公司属于后勤单位,经营着两个农场和一个养殖场,外加公司的第三产业和焊培中心,既肥吃肥喝,又没什么风险,标准的大爷岗位。

焊培不考核,焊工没有合格证,工程就不能开工,其实,这摆明了就是在使绊子,组织一次本公司内部焊工的培训和考核,不过是派来个培训讲师,一天半的时间即可搞定,陈曦跟着顾晓妍干了这么久,开工前的考核从来就没费过什么口舌,谁知道轮到自己了,本来不是问题的都成了问题。

妈的,这帮家伙是跟我耗上了啊!怎么办呢?直接跟胡介民反应?这好像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只会让矛盾更激化。可不跟领导反应,自己又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想来想去,刚刚的好心情顿时便没了踪影,只剩下满脑子的烦躁和纷乱。

薛明为人牛逼的很,整天眼珠子往上翻,类似陈曦这种人,根本连正眼都不瞧,所以,别看在华阳集团十多年,两个人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如今僵在这里,又该如何是好呢?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