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拍手势的软件叫什么

月曦微敛了下眉眼,淡声道:“瑶儿已经苏醒,除了身体没有恢复,其他都很好,一个月后,朕会为瑶儿举办一场宴会,届时再让瑶儿与众位相见。”

她这么说,大臣们自是没有意见,不过,得知少君主无恙,他们心安不少。

“好了,大祭司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月曦又道。

众位大臣向她行礼之后,纷纷离开了。

等众人离开后,月曦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大祭司见此眉头不由拧起,“君上,是不是少君主出了问题?”

“嗯。”月曦沉声道,“瑶儿她的记忆好像还在。”

大祭司面色顿变,不可思议的道:“怎么会,我们可是用了圣域的密术抹去少君主的记忆,怎么会没用?”

要知道这密术可是抹去过梵陌神帝的记忆,梵陌神帝是谁,他的修为就连老君上都比不得。

少君主才能变幻真身,修为比较低不说,又在她受了重伤做的,按理说轻而易举就能成功。

月曦微蹙着完美的秀美,潋滟的眸子变得复杂起来。

“君上,少君主她可有说过自己的过往?”大祭司依旧不肯相信圣域密术会无用。

忧郁系少女阴雨天室内写真

月曦摇头:“这倒没有,她没说一句话,只是在朕说起魔灵的时候,瑶儿的反应有些怪。”

“什么反应?”

“她握紧了下手。”

大祭司一听,顿时松了口气,爽朗笑道:“老臣觉得君上多虑了,少君主握了下手多半是身上的疼痛引起的。”

虽然一年过去,可初次见到少君主时,她那凄惨的模样依旧记忆优秀。

全身上下鲜血淋漓,听送她过来的黑衣人说,她拔了自己的龙筋,剥光了身上的龙鳞。

拔龙筋剥龙鳞,这对于他们龙族来说,是最大的折磨,即便将她龙筋和龙鳞回归原位,可那疼痛不是一年半载能够消除的。

唉,好不容易盼来一位正统少君主,还是一条千万年难得一遇的金龙,这本来是圣域天大的福啊。

听那几个小东西说,少君主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心上人,为了救心上人竟做出拔龙筋剥龙鳞这种荒唐的事来。

害怕少君主醒来做傻事或者意志消沉,于是就和君上合计,将少君主的记忆彻底抹去,重新开始。

密术失败,这可不是好现象。

不过,他还是不相信会失败,少君主肯定已经忘记了前尘往事,至于君上说的异样,也只是少君主身上太过疼痛造成的,等回去他就为少君主研制止疼的药。

想到此,大祭司朝着月曦行了一礼,“君上,少君主身体疼痛难忍,老臣需要回去为少君主制药,先告辞了。”

说完,不等月曦回应,人已经消失不见。

“诶,……”

见大祭司如此匆忙离去,月曦很是无奈的扶额。

自从瑶儿回来后,这帮老东西眼里心里全在瑶儿身上。

也罢,但愿她想多了。

与其让她痛苦的活着,不如忘了重新开始。

碧海蓝天,云霄之外。

一棵数万年的梨树,树干足有十几个人的怀抱粗,树上开满了梨花,风一吹,梨花如雪一样飘落下来,落在女孩身上,很快就落满了一层,这花好似要将女孩埋葬。

如雪肌肤,雪白衣衫,若非露在外面的浓黑秀发和那两弯睫毛,早已与这梨花雪雨融为一体。

“那个老头说,主人的记忆被他们抹去了,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们。”

“都说了主人的记忆被抹掉,她肯定不记得我们。”稚嫩的童音充满了失落。

“唉。”

“唉!”

“唉……”

“喵呜。”

“笨喵,喵呜个鬼啊,我们都会化形了,就个笨蛋不会。”

“喵——”来自某猫的抗议。

“好了,小白就不要逗它了,又不是不知道小猫体内存不了灵力。”一道成年男子的声音响起。

“也是,算了,我还是看看主人吧,她在梨花树下都躺了一天。”

这时,一颗圆滚滚的脑袋从不远处的树后面探了出来,接着又是一颗粉嫩的奶娃娃在上面出来。

“我也看看。”

紧随其后,一个巨大的龙头直接压在奶娃娃头上,一下子将下面的某白给压扁在地,龙头上还趴着一只三眼猫。

“混蛋小蛟蛟,想压死小爷是吧,还不快点滚起来,明明能化人形,非要装大泥鳅。”

小白骂骂咧咧的,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自己弱小的身体拔了出来。

孤蛟龙将大脑袋移开,复杂的看了一眼梨树下的女孩。

它希望第一个看到自己化人形的是主人,所以即便它晋级为神兽,能幻化人形,它也不曾化人过。

或许是被这几个小东西惊醒,被梨花‘埋葬’的人动了。

凤云瑶从一堆梨花中坐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向不远的几只,灰寂的眸子里有流光闪过。

“主人。”

看到她醒了,小白几只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主人,我是小白呀,最爱最喜欢的小白。”

小白跑到凤云瑶面前,眨巴着它圆溜溜的眼,用龙爪指着自己。

凤云瑶倚靠着树干,屈膝坐在那里,漠然的看着眼前这个小东西。

见她没反应,小白内心慢慢的酸楚,它明知道主人失去了记忆,可这一刻心里还是很难受。

主人竟然忘记她最亲亲的小白了,好难过好伤心。

小白用爪子抹掉眼眶里的一泡泪,用爪子指着火麒麟孤蛟龙和三眼灵猫,“主人,我给介绍下,我是的守护兽,他们三个是的契约兽,不过,和它们已经解了契约,忘掉它们没关系,可是要记住小白我呀。”

“?”

“?”

“?”

原本正伤心的三只,听到它这话,都齐齐的看向小白,三只一致萌生出想要将小白踢飞了的心情。

“主人,还有一个,曾经它也是的契约兽。”一瞬间小白的神色凝重起来,它从随身携带的乾坤袋掏出一个不足两巴掌大的水晶棺材。

小白看着水晶棺材里的小巫灵,抽了抽鼻子,难受的道:“主人,小巫灵为了救,将全部的灵力和血都输送给了,最后血枯精气尽,它,它……呜呜呜……”

说着,小白就大哭了起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