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超视频的软件大全

汽车朝着火车站开去。

火车站,一列火车安静地停靠着,火车两旁站满了尉迟寒带来的士兵,一列列扛枪士兵庄严肃穆。

汽车停下了。

汽车门打开,尉迟寒拉着明月儿下车。

明月儿撒开男人的手,撒腿就跑。

尉迟寒反应过来,转身去追,“你他娘的!跑去哪里!”

“我不去平阳!我不去!”明月儿挣扎着,被男人双臂拉住。

尉迟寒双臂箍住女人的腰,抱着她往回走。

“我不要上火车!尉迟寒!你这个杀人魔!放开我!”明月儿大声叫嚷,风吹散了她的发丝。

四周的士兵听见动静,严明军纪,都不敢侧目去看。

“不听话!!”尉迟寒低咒了一声,双臂扛起了女人,甩在了肩头上,大跨步朝着火车走去。

“放我下来!呜呜~~我不要回平阳,我要在滨州!我不要。。。呜呜~~”

清纯mm在春风沉醉的早晨

明月儿的哭声渐行渐远,渐渐消失在车门里。

尉迟寒扛着女人穿过两节普通车厢,来到了一截豪华的车厢。

尉迟寒将女人放下。

明月儿坐在床榻上,泪水哗啦啦地滑落,她至今无法想象,只是这么短的时间。

何哥哥就和自己天人永隔了,是自己害了他!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跟个疯婆娘一样。”尉迟寒蹲下来,伸手理了理女人凌乱的发丝,将她耳鬓边的发丝扣在了她的耳后。

尉迟寒起身,朝着外头走去,交代了什么。

片刻之后,尉迟寒折回,端着一盆水进来,双掌落入水中,拧干了一条毛巾。

他弯腰蹲下,靠近了女人的跟前,伸手为女人擦拭脸蛋,擦抹去她的泪水。

门外,两位士兵端来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落在桌上。

“大帅,面送来了。”

“出去吧,门带上。”尉迟寒低沉的声音落下。

。。。。

房门带上了。

明月儿垂着脑袋,眼睛迷惘地落在远处。

“月儿,过来吃面,时间紧迫,没准备什么吃的,将就一下。”尉迟寒开口道。

时间沉寂了,明月儿久久凝滞着眸色。

尉迟寒见了,内心微沉,“过来吃点,吃完了好休息,一会火车要开了。”

明月儿依旧没有回应他。

尉迟寒见了,端起桌上的面,靠近了女人,弯腰蹲下。

男人夹起了一撮面,吹了吹散热气,“来,吃面!”

面条递到了女人的唇边。

明月儿愣住了双眸,久久没有张嘴。

“张嘴!”尉迟寒口气冷硬了几分。

明月儿回过神,盯着男人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为什么要骗我。。骗我说你要放了他。。”

尉迟寒手掌中的面条僵住了,目光冰冷盯着女人,“我没有骗你。”

“还说没骗?”明月儿勾唇犀利地笑了,“你一直都在骗我!你下情药让我求着你要我,你骗我!你还在滨州,骗我说你去黑虎山剿匪,杀个回马枪!

“现在呢?你说我回了平阳就放了何长白,结果呢?你连夜杀了他!”

“呵呵呵~”明月儿凄楚地笑了,笑得苦涩,泪水又一次溢出,“尉迟寒!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可以看超视频的软件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