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下载

  芭乐视频-下载ps:今天看到订阅,美伢很高兴,可是看到新书的订阅,美伢觉得自己无语了,流泪不止,太惨了!

   太皇太后看着跪在殿中的刘月,脸上的表情痰不上高兴,也谈不上多厌恶。对于这个乡下女人,太皇太后承认自己曾经喜欢过,这丫头很上进,也很聪慧,更有眼力劲。

   说实话若不是她不听自己的话,不按自己的要求来办,也许自己会继续给她郡主的体面,可是正因为她一心扑在定北侯府身上,又是明儿心中的刺。所以太皇太后越来越不喜欢刘氏了,本能的觉得刘氏留不得。

   可是太皇太后就不明白,自己在禁足期间,刘氏有什么事情需要来见自己呢?

   而且太皇太后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了,什么样的人看不清呢?刘氏一样不喜欢自己。那么刘氏今日能这般费尽心思,扮成宫女的样子进宫,就更让人意外了。

   顺公公想到今日自己无意中发现送膳食的宫女有些异样,立马就把这宫女叫上前来,本以为是许家来害太皇太后的人。

   正想揪出来了,好好给许家没脸。没想到居然是定北侯世子夫人,刘月之前在兹宁宫住过,所以与这位顺公公见面的机会挺多的。

   自然顺公公就能一眼认出来,只是顺公公就奇了怪了。太皇太后待这位世子夫人,真谈不上多好。

   怎么这时候了,反而是她出现在慈宁宫呢?

   顺公公把殿里的闲杂人等全支出去了,这会屋里就只有三人。太皇太后,刘月,顺公公。刘月跪在地上恭敬的给太皇太后磕头。“太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皇太后如今越发的显老了,不过精神头倒是不错,一身标准的太后宫服,再配上华丽的凤冠,虽然一头的白发,可是在金灿灿的凤冠下。还是显得格外的亮眼。

   看来这太皇太后是一点也没有因为禁足于慈宁宫。而有任何不高兴。看来太皇太后是真的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可爱自拍萝莉清新萌照写真

   “哟,这不是定北侯世子夫人吗?真是难得,你还能来瞧瞧哀家这把老骨头。只是不知你这会是来看哀家笑话的呢?还是另有所图?”

   太皇太后可不认为刘月会无聊到想来看自己,也许没发生后面的事情,刘月会真与自己有几分情份。可是后面那些事情,自己可没对她好过。

   刘月抬头。一脸的担心害怕,“太皇太后求您做主。给定北侯府指条明路吧!”

   太皇太后面上一惊,有何事会让刘氏如此害怕担心呢?而且还要费心思求到自己跟前来,这还真是好奇,太皇太后拧起花白的眉头:“到底何事。哀家如今这处境,又如何为你做主呢?怕是定北侯世子夫人求错地方了吧!

   要求也是去求皇上,去求许阁老才是。哀家这把老骨头还得看人脸色呢?真是有心无力呀!”

   刘月就知道太皇太后会是这幅调调,就算她没被禁足。也必定不会管定北侯府的事情。

   不过今日可就由不得他了,这可不是定北侯府出事,而是太皇太后的亲孙子,南宫明要出事。太皇太后会不管才怪呢?

   “太皇太后,此事就是皇上与许阁老的意思,许阁老挑唆皇上下旨,命世子爷刺杀南宫王爷。您说定北侯府该如何呢?”

   果然太皇太后本来依在凤塌上,突然就坐直身子,一脸的怒火,大声的质问道:“你说什么,皇上下旨让莫世子刺死南宫王爷?此事可是真的?”

   太皇太后的激动让刘月很满意,她不是一惯的无所谓吗?如今就让这老太婆也头痛头痛,省得她真当自己没事找事做。

   刘月恭敬的点头,眼里担心不已:“自然是真的,旨意皇上早就派人送往北疆。

   怕是不日就要到了,昨日许阁老特意邀请老侯爷一同喝茶,可是哪知道却是许阁老要挟咱们定北侯府,逼着老侯爷送信到北疆,让世子爷务必要置南宫王爷于死地。

   若不然许阁老就会拿定北侯府一家老小的性命做要挟。莫家世代忠君为国,太公公自然不从。为此还与许阁老吵翻了,怕是许阁老这会已经把定北侯府恨上了。臣妇一家几口的性命,也许就全由许阁老说了算。

   老侯爷深知此事事关重大,连夜就把此事与婆婆商量,臣妇做为儿媳妇,如何能让婆婆冒险呢?之前臣妇就答应过世子爷,一定会保护好两个孩子。

   孝顺婆婆。可是如今臣妇实在是无能,不能做到对世子爷的承诺。臣妇想来想去,也只能来求太皇太后做主了。

   求太皇太后为定北侯府指条明路,到底定北侯府该如何做,又如何才能得以保全呢?如今这京城可全在许阁老以及皇上的控制内,定北侯府怕是在劫难逃了。”

   说到此,刘月的眼泪就没断过,一是哭给太皇太后看的。让太皇太后明白自己也只是一介寻常妇人,也会害怕,也会担心。二是刘月真的难过,为定北侯府的命运担忧。

   太皇太后听到此,已经面色发白了,这么多的来,太皇太后做惯了上位者,这也是第一次让太皇太后感到害怕。明儿,自己的亲孙子,不行,明儿绝对不能出事。

   皇上,许家,真是好样的。居然有人敢动自己的亲孙子,还想用莫离去刺杀明儿。

   太皇太后越想越生气,心里对皇上与许家越恼怒。如果这还是曾经的太皇太后,一定会直接宫变,把皇上和许家全都控制住,直接让明儿坐上皇位。

   可是如今太皇太后已经老了,也不能像曾经那般一呼百应,更重要的一点是,太皇太后手里没有太上皇的御林军。

   殿里一时安静极了,只听到三人的呼吸声。

   刘月知道太皇太后会生气,可是太皇太后生气有什么用,如果太皇太后手里后捏的权势更多一些,也许还能有所行动,可是现在太皇太后只是皇上的困兽,她也只能把消息送出去罢了。

   刘月止住泪水,抬眼看着太皇太后,“太皇太后,臣妇不能在宫中久留,现在就必需马上离开了。”

   顺公公心里也挺害怕的,没想到这样重要的消息,自己居然半分也没探听到。这下坏了,太皇太后不会怪罪自个吧!顺公公额头已经冒出冷汗来了。

   太皇太后这会不敢再对刘月不理不踩了,这会可是有求于人,“月儿,哀家知道定北侯府世代忠良,不会做出残害皇室之事。

   哀家不妨与你明说了,如今这位皇帝哀家可从来没有承认过,也没有接受过。定北侯府的忠心哀家记下了,你且回去与老侯爷说明哀家的意思。

   哀家是一定不能容许南宫王出任何事,这是哀家的底线。哀家扶南宫王府称帝是必然的,只是还缺一个时间罢了。

   哀家知道定北侯府历代只支持皇帝,不会支持任何一方势力,所以哀家不要求定北侯府如何,只求不要伤害南宫王爷。”

   刘月见太皇太后终于认情形势,并且与自己说了实话,而且还交了太皇太后的老底、自然也愿意拿出一百分的诚意来:“太皇太后放心,老侯爷与世子爷都不希望发生那样的事情。

   可是太皇太后也得想想定北侯府的处境,到底该如何接皇上与许阁老的招。如若皇上真拿定北侯府内老小的性命做要挟,又当如何呢?

   虽说自古忠孝难两全,可是此事第一是皇上下的旨,第二世子爷只需按皇上的要求办,就可以救侯夫人性命。

   臣妇真怕世子爷让皇上逼急了,做出什么不当的事情来。太皇太后也知道世子爷的性子,可不像老侯爷那般忠厚老实。”刘月就是想把定北侯府的压力转嫁给太皇太后,不然定北侯府岂不是亏死了。

   太皇太后朝顺公公看去,又看了眼依旧跪在地上的刘月,心里其实很乱,到底如何保定北侯会一家老小安全呢?

   到底要不要出手呢?若不出手真逼急了莫离那小子,是不是他就不顾什么忠义,直接刺死明儿呢?太皇太后一时也左右为难了,最后只能叹了口气,浑浊的老眼里突然多了几分狠劲。

   “刘氏,你且随哀家一起去瞧瞧太上皇,看看咱们的好太上皇愿不愿意守住定北侯府。”

   顺公公一脸为难。这会带着世子夫人去见太上皇,若是让皇上发现了,可如何使得。“太皇太后,这会皇上盯的紧,咱们要不要再缓一缓。”

   太皇太后摆摆手,“不行,哀家这会就要见太上皇。顺公公你去安排一下,咱们走后门进太上皇宫中,世子夫人就扮成哀家的宫女。”

   顺公公点点头,只是下去略做吩咐,就进来领着太皇太后往太上皇宫中去了。本来太皇太后的宫殿就与太上皇的宫殿相邻,后门更是一个方向开着,所以很方便进去。

   再加让顺公公打点过,所以一路上很是太平无事。而且见到那些见到太皇太后的宫人,也全都识相的避开了。

   刘月以前就知道顺公公在宫里手段了得,却没想过顺公公能耐如此大,只是片刻的功夫,就把事情安排的如此妥当。只要宫人清点干净,皇上就肯定不会知道太皇太后到太上皇宫中,更不会知道有自己这号人物。

   刘月虽然跟着太皇太后去见太上皇,可是却不知道太皇太后到底为何让自己去见太上皇,难不成现在病的就差一口气的太上皇能帮到定北侯府不成。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