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而生官网免费

为爱而生官网免费 “外头的事,你都听到了,这宫里不会太平的太久了。”姜太后兀自开口,走过去在她对面的凳子上坐下。

庆膤公主放下手中书本,指尖按在泛黄的书页间抬头看向她,清淡如水的眸子里却是神色复杂,过了一会儿才道:“事情真的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吗?如若可以,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走那一步的。这些年,灏儿他已经太不容易。”

“但凡还有转机,哀家也不会一等就是这么多年。”姜太后唇角牵起的弧度讽刺至深,目光却是晦暗阴冷望着某个虚无的地方,“他已经是对你下了手了,其中意思不是很明白吗?再加上今天宫里林氏和柳氏互相出手闹了这一场,他对哀家的疑心就更重了。虽然不是亲母子,但终究是同在这深宫中生活了几十年,他的性情脾气,哀家一清二楚。不管时机成不成熟,他——忍不了多久了。”

“皇嫂——”庆膤公主的目光深了深,犹豫了一下缓缓抬起一手压在了姜太后右手的手背上。

“我与那人的情分早在十四年前就断了,你这一声皇嫂,不叫也罢!”姜太后冷冷说道,神色间却是无喜无悲,却也不见丝毫的愤恨之意。

她顿了顿,然后又再把目光移给庆膤公主,一字一顿的问道,“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帮不帮我?”

庆膤公主死抿着嘴唇,一时没有作答,神色之间却很坦荡,并无犹豫或者动摇之意。

“你看看这里,咱们现在的皇帝,已经不仅仅是想要将你囚困于此,终其一生就肯罢休的了。”姜太后却也不逼她,突然四下打量了一眼这间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密室,“你是一朝公主,天之骄女,遥想当年成宗圣祖皇帝还在的时候,对你是何等的宠爱疼惜,当年圣祖皇帝龙驭宾天之前还曾拉着你们兄妹两人的手,央他照拂于你,可是他呢?他是你一奶同胞的亲哥哥,就为了他的猜忌和疑心,就为了夺回你手上掌握的十万亲卫军,以往万一,竟然不惜用了那样下作的手段,想要毁你一生,好让他借机收回兵权。庆膤,这些都不是我的一面之词,你亲身经历,你应该记得比我清楚。你我同为女子,那是你的一生!我知道先皇后在临终前曾经含泪求过你,叫你不要记恨于他,可是你的个性我知道,你心里真的不恨吗?”

她的一生,本来天街走马,一世荣华。

但偏偏,一夕风云突变,命运急转之下,落得这样惨淡的收场。

青灯古佛,残生如梦。

即便是这样,也即便她的亲哥哥德宗已死,她的亲侄儿也终究是不肯放她逍遥的。

清纯正妹邬育錡超短裙公园随性照

当年因为她杀了秦穆之让他们的谋算出了岔子,先帝德宗本来是想要将她除去一泄心头只恨的,又是姜太后出面搬出了圣祖皇帝的遗诏才让她得以保全性命。

于是孝宗就命人在万寿宫里布置了这间密室,想要囚困她于此,以这座黄金牢笼葬她一生,让她在这座奢靡的宫室中逐渐死去,不可谓不是讽刺至深。

后来还是姜太后出面,几经周旋让她得以脱身去广月庵避世。

而时现在隔多年,这一次孝宗再次骤然出手,却是直接想要她的命!

人多说生在皇室之家,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但她——

却比身不由己更甚!

“相较于身为地位荣华富贵,我这一生都不可能接受那样的屈辱和挫败。”往事种种,再回想虽如隔雾看花已经了无颜色,但是有些情绪有些感觉依旧清晰,“皇嫂你了解我的个性,他是我嫡亲的兄长,又岂会不知我是个什么脾气?说他想要设计逼我就范想要趁机收回兵权是假,其实,想要我的命才是真的。”

庆膤公主,宠冠两朝,养成了那样高傲又桀骜的性格,如果一旦事情按照德宗所设计的那样发展下去,一旦东窗事发,根本就无需任何人借机发难,她自己就会先饮恨自裁,以泄心中的怨气。

这样一来,德宗想要收回那十万亲卫军就可以名正言顺,不费吹灰之力,并且还可以永绝后患。

她的亲哥哥德宗,与父亲成宗睿智大气的个性完全背道而驰,自私多疑辣手无情,当真的狠极,恶极!

而孝宗,堪堪好又是承袭了他父亲这样的秉性,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庆膤公主一直淡泊平静的脸孔上现出一丝嘲讽的苦笑,把姜太后的两只手都握在掌中,面有愧色道:“皇嫂,虽然知道多余,其实这些年来我都一直想要对你说一声谢谢。当初若不是你及时出现出手相救,今天我已经无颜存活于世了。但是我,却凭空让你做了这么多年的恶人,甚至于还因为他对你的猜忌而险些害了灏儿殒命。”

德宗对自己这个皇后的戒备和厌恶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积蓄起来的,并且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里发了芽,就再不可收拾。

“时过境迁的话,还说这些做什么?”姜太后淡淡说道,从始至终,她不后悔曾对庆膤施以援手的举措,恨只恨这一生所托非人,嫁给了那样一个衣冠禽兽。

一生的噩梦,不是始于她一意孤行与德宗对抗免了庆膤公主的生死大劫,而是从她盛装出阁,步入东宫的那一天。

十里红妆,风光大嫁,从此宫门紧闭,成了这黄金牢笼里一只身不由己的困兽。

是的,困兽!

二十余年的磨砺,已经不再让她奢望人性的纯良,她甚至都能够对自己的儿子下了那样的狠手——

这一生,已经不指望再脱胎换骨的重新活过了。

这样想着,姜太后不觉又是冷笑出声,回望庆膤公主的眼睛道:“哀家不在乎把这个恶人一直的做下去,却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再做一次所谓的好人。”

她的目光永远都的这样,即使再怎么狠厉疯狂,也总是冷若冰,深似海,不会渲染执念的烈火。

这样的人,哀莫大于心死。

看着眼前这个历经风华,却这般安之若素冷心冷肺的女人,庆膤公主仿佛是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现在的影子——

她亦是如此!

**

是夜回府,天色已经有些微亮。

宋灏把明乐送回了房,命人伺候她歇下,自己就换了朝服赶回宫中上朝。

这一夜的事情千头万绪,明乐本是无心安睡的,躺在床上眯了会儿,过了好一会儿才似是打了个晃。

翻身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细微响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是宋灏刚刚脱了朝服,换了身丝质的软袍从屏风前面走过来。

“吵醒你了?”宋灏问道。

“什么时辰了?外头可是阴天了?”明乐正睡的迷糊,略略往窗口的方向扫了眼,外头虽然天光大亮,但是略显凄清,明显太阳还不曾升起。

说着就往大床的里侧让了让,给宋灏让出地方来。

“没有,天才刚亮。宫里传了消息出来,要罢朝三日替太子治丧,我到半路得了消息就直接回来了。”宋灏脱鞋上床,钻进被子里将她收拢入怀,又给两人掖好了被角,然后才在明乐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吻道,“睡吧!晚点的时候我叫你起来吃东西。”

“嗯!”明乐遂也就放心,往他怀里靠了靠,安心的闭上眼。

两人相拥而眠,倒是不曾被前夜风声鹤唳的血腥味给影响到,这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

宋灏一直睡着,直到明乐醒来翻身他也才睁开眼,回头看了眼外面日头已经开始偏西的天色,慵懒的打了个呵欠道,“这一觉睡的真沉,居然都这个时辰了。”

“昨天一整晚,劳心劳力,累也是理所应当的。”明乐说道,要撑着身子起来的时候却又把宋灏一把拉入怀中用力的拥住。

“都这个时辰了,该起了,回头还要打听下宫里头的动静呢。”明乐轻锤了下他的肩膀。

“再陪我躺一会儿!”宋灏却是有些耍赖,死死的拥了她不撒手,“就一会儿。”

明乐知道,他其实是不太想管宫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也就未曾点破,无奈只能由着她。

宋灏闭上眼,过了不多一会儿呼吸就又匀称下来,竟是很快又睡着了。

想来是真的累的紧。

这几日为了庆膤公主的事,他嘴上虽然不说,但明乐也不是看不出来他费了多少心。

虽然自己已经没了睡意,但是怕再吵醒了他,明乐也索性躺着不动,睁眼想事情。

宋灏这一睡就又睡了接近一个时辰,直到外头的天光渐渐淡了。

许是见他们久未出房,外面传来长平试探的敲门声,“王爷,王妃你们醒了吗?礼王和王妃带着小世子和郡主过来串门子了。”

却是宋沛是四王妃来了。

想来是还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

“阿灏?”明乐不好再拖沓,侧身去推了推宋灏的肩膀。

宋灏的唇边带一点略显顽皮的笑容,闭着眼睛没有动,但显然是听到长平的话了。

“知道了。”明乐无奈,只能先隔着门吩咐长平道,“你先请他们到花厅奉茶吧,我和王爷收拾了就来。”

“是,奴婢知道了。”长平应道,转身匆匆离开。

宋灏没好气的看了宋灏一眼,索性不去管他,自己先欠身爬起来。

宋灏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翻身坐起,却是坐在床上没动。

明乐越过他的去,坐在床沿上穿鞋,一边催促道:“赶紧起来吧,四哥和四嫂特意的过来应该是为着昨儿个黎儿的事,让他们等久了不好。”

“嗯!”宋灏应道,也跟着穿鞋下地。

两人匆匆的整理了一番,洗漱完毕,明乐正坐在妆镜前由采薇伺候着梳妆,见宋灏已经穿戴妥当,就道:“我这还得一会儿,你先过去吧,跟四哥和四嫂打个招呼。”

“也好!”宋灏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先一步离开。

雪晴本是在里面整理床铺,这时就蹑手蹑脚的摸出来。

明乐从镜子里看到她贼兮兮的模样,不禁失笑,“你这丫头,倒是能耐了,居然连主子的梢儿都敢盯。”

雪晴却是没有理会,扒在门框边上,一直目送宋灏出了院子才提了裙子快跑到明了身边,道,“王妃,早上王爷回府那会儿,有平阳侯府的人来了。”

“嗯?”这会儿反而明乐闻言一愣。

彭子楚么?他们现在论功论私都是势不两立,不是该敬而远之的吗?

“平阳侯府的人来做什么?”明乐心里略微警觉了起来,道,“来的是什么人。”

“就是个普通的小厮。”雪晴说道,说着就又调皮的眨眨眼,故弄玄虚道:“说是平阳侯叫人来给王妃您送礼来的!”

“他给我送什么礼?”明乐皱眉,却是不以为然。

“真的,奴婢当时刚好就在门房附近,听的清清楚楚。”雪晴认真说道,“是个挺漂亮的锦盒来着,那人好像是说平阳侯他见王妃您昨日在皇上的寿宴上受了惊吓,所以特意叫太医配了些定惊安神的补药送过来。”

彭修又给他送东西?这算是个什么毛病?之前在武安侯府的时候就送过一次,现在又送?

说看见她受惊?难道是她在看到太子尸首时候的反常被他看见了?

所以——

这是试探?

看来那人对她的真实身份还是存有疑虑的!

明乐的眼底投了些不耐烦,回头粗略的四下打量了一遍,却没见屋子有什么额外的东西多出来,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没有再问。

“王妃您怎么不问东西王爷收了没有?”雪晴见她就此打住了话茬,却是立刻耐不住性子,主动道。

“还用问吗?”明乐莞尔反问,“咱们府里是缺了好大夫还是缺了好的药材?何时须得要他平阳侯府来献殷勤了?”

而且依着宋灏的脾气,不冷冰冰的拒之门外才是奇怪了。

雪晴闻言却是带了点小小得逞的坏笑,挤眉弄眼道,“王妃您和王爷的确是在什么事情上都心意相通,不过这一次呀——您还真是猜错了。”

这回连采薇都忍不住顿了给明乐簪花的动作,狐疑的回头看向她道,“难不成王爷给收下了?”

“收了啊!当场就给收下了,还让小厮替他谢谢平阳侯的好意。”雪晴答的轻快,紧跟着也不等人再问就已经耐不住性子的显摆起来,话锋一转道:“不过转身就递给了周总管,让周总管拿去全部倒进水榭下面的池子里喂鱼了。”

明乐微微一愣,一直循规蹈矩的采薇竟是忍不住噗嗤一声掩嘴笑了出来。

雪晴更的眉眼弯弯,继续道,“就当着那小厮的面儿,你们是没看见那小厮当时的脸色,整个儿都绿了。我瞅他那意思倒是很想去抢回来的,不过到底是被咱们王府的气势震着没敢。走的时候那脸皱的都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

彭修那人的性格明乐十分清楚,有魄力有胆量,做什么事都果断干脆,不会拖泥带水。

既然是他要送出手的东西,自然不会只是为了充数,肯定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

也亏宋灏做的出来,别人若是心里膈应十有八九是直接拒收,他倒好,光明正大的收了人家的礼,当面就又弃之如敝履的拿去喂鱼,也难怪人家小厮看不过去了。

这边雪晴正是兴致勃勃的说着,刚好外头雪雁抱着准备替换的纱帐进来,闻言就是嗔了她一眼,“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说池子里的鱼早上来都活蹦乱跳的,怎么中午就有好几条翻了白肚了!这都不算,周管家竟还不怕死的火急火燎就叫人捞出来拿去厨房下锅给吃了,害我担惊受怕了整个下午。”

早就听说过金鱼有喂多了饵料给撑死的,不曾想他们府上池子里的鱼还是被消受不起昂贵的补药被活活补死的。

这话明乐也只做一句玩笑听了,心里想着回头还得要问一问宋灏,擦好了发簪就带着几个丫头去了花厅。

彼时宋灏和宋沛夫妻已经寒暄过,皆已落座。

“五弟妹来了!”见她过来,宋沛立刻含笑打招呼。

“四哥,四嫂到访,我们夫妻有失远迎,怠慢了。”明乐微笑着还礼,“应该我好阿灏过府去探望你们才是。”

“是我们不请自来,唐突的很。”张氏笑道,说着就有些责难之意的瞟了宋沛一眼,“本来听丫头说你们还都歇着,我就想着改日再来的,你四哥却说是自家兄弟,偏生的就进来了,没有扰到你吧?”

“四嫂说哪里话,可能是昨晚跟着受了点惊吓,我这一觉是睡的时间有些长,倒是让你们见笑了。”明乐与她寒暄着,就走到宋灏下首一侧挨着他的那张椅子上坐下。

宋子黎和宋子韵也都跟着一起来了,站在张氏的左手边。

宋子黎倒是还好,但是宋子韵,本来十分活泼俏皮的一个小丫头,这会儿倒是很有些拘谨,规规矩矩的站着,一张小脸上也不见笑容,一直拽着张氏的一片衣角,似乎还没有完全从昨夜的惊吓中缓过来。

明乐心里隐隐有些担忧,正要招呼她过来逗逗,宋沛却是已经先一步起身,走到当前,对宋灏和明乐拱手一礼,正色道:“昨天晚上多亏了老五和五弟妹出手解围,就保住了黎儿的性命,因为昨晚有事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正式向你们道谢,今天我和你四嫂特意带了黎儿过来,当面叩谢你们夫妻的救命之恩。”

他说着,就要对两人躬身拜下。

“四哥,您这样就严重了。”宋灏急忙起身相扶,阻止了他。

“是啊,长幼有序,四哥您这是要折煞我们吗?”明乐也道。

“弟妹,你们夫妻就了黎儿的命,也就是救了我的和殿下的命,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张氏也起身,一想起头天夜里的事还是心有余悸,眼圈就红了起来。

明乐平时见惯了的场面都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居多,倒是和这一家人僵持住了。

张氏察觉自己失态,急忙抽出帕子抹了抹眼角,回头招呼了宋子黎道,“黎儿你来!还记得来之前父亲跟你说过的话吗?昨晚若不是你小皇叔和小婶婶,你就没命了,还不过来当面拜谢你皇叔和皇婶的救命之恩。”

“是!母亲!”宋子黎答应着大步走到当前,很有些大人模样的撩起袍角,对着宋灏和明乐拜下去,“子黎,谢过五皇叔,五皇婶的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请受侄儿一拜。”

宋灏有心阻止,却被宋沛抢先一步拦下。

“老五,若不是你们夫妻,这孩子今日也没命站在这里了,这一拜,是这孩子和我们夫妇二人的心意,你必须领受。”宋沛正色说道。

宋灏见他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

宋子黎恭恭敬敬的给二人磕头谢恩,等他行完礼张氏才把他扶起来,给他整了整衣物,又抬手招呼了宋子韵过来,把她的手塞到宋子黎手里道,“你父亲和小皇叔要在厅中叙话,黎儿你带你妹妹去花园里玩吧。”

宋子黎皱眉看一眼大眼睛活灵活现瞪着他的宋子韵,脸上老大的不情愿,但却也看的懂张氏的眼色,终究还是闷声应了:“哦!”

“雪雁雪晴,你们两个陪着一起去吧。”明乐微微一笑,对雪雁和雪晴吩咐道,“就在花园里走动就好,水榭那边就不要去了。”

“是,奴婢知道了。”雪晴欢快的应着,和雪雁一起带了两个孩子出去。

临走前,宋子韵还一步三回头的去看自己的母亲,竟是没有多少兴致的。

待到把两个孩子支开,四人才又回到座位上坐下。

“如月那个丫头,我已经私底下处置了。”宋沛说道,面色很有几分沉郁,并没有绕弯子,“这次的事看来的非同小可,宫廷之中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本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这一次,有人竟敢公然对太子下手,不仅选了皇上寿宴这样的大时机,还步步精妙把我府上的关节都打通了。这样的阵仗可是与以往各次都不一样,背后那人若不是丧心病狂,那便是势在必得了。”

宋沛说着,语气渐渐的就带了些胆战心惊的唏嘘。

宋灏听着,垂眸抿了口茶,然后才道:“那个丫头,四哥审了吗?”

“我们哪敢去淌这趟子浑水?将她带回去,连堵在嘴里的帕子都没敢扯下来就赶紧的处理了。”张氏急忙道,眉宇之间满是不安。

“四哥不审,是对的。”宋灏淡淡说道,语气里没什么情绪。

张氏想来还是惴惴不安,恍惚道:“我们不去招惹谁,都惹上了无妄之灾险些要了黎儿的命,这要真被撞破些什么,接下来岂不是要被满门灭口吗?”

“妇道人家,你胡说八道什么?”宋沛不悦拧眉,警告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张氏终究只是个内宅妇人,没什么野心,一心只求相夫教子平安喜乐的过一生,并且因为宋沛的性子好,没有十分压制她,这个时候虽然知道要给宋沛留着面子,她却也并不就是怕他,而是言辞愈发恳切的对宋灏说道:“五皇弟,你是知道的,我和你四哥都不是有心计去害谁的人,这些年,我们虽不如你一般远征在外刀里来剑里去的,可是这京城之中的日子也没有哪一日不是过的如履薄冰提心吊胆的。原以为我们不争权不惹事,就能求得一隅偷生之地,却不曾想到了儿也没能避过去,还是摊上了这一劫。”

张氏说着,就回头和宋沛交换了一下眼神。

“老五!”宋沛放下茶碗,深吸一口气,“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即使我们夫妻没有追根问底的查找元凶,但是以你我同生在皇室之家的过往经验来看,有了这一次,哪怕我们想息事宁人继续独善其身也的不可能的了。”

宋沛的话,点到为止,和张氏夫妻两个都盯着宋灏看他的反应。

宋灏继续垂眸又抿了两口茶,然后才弯了弯唇角,抬眸看了夫妻二人一眼,语气还是淡淡的道:“所以,四哥和四嫂这一次登门,说是带黎儿来拜谢救命之恩只是其一,另外还有一件事——便是来向我投诚的了?”

“昨天晚上你肯站出来维护黎儿,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根本无需明辨,早就被人暗中归为一体。”宋沛苦笑,也说不上是凄惶多一点还是无奈更多一点。

“所以四哥就干脆紧赶着走这一趟,来把别人心中的这个揣测坐实了?”宋灏反问。

“我是到了事到临头的时候才紧赶着来投奔于你,的确,你觉得我这样的做法龌龊也好自私也罢。”宋沛眼中神色略有些尴尬,却没有回避,“没错,依照我现在心里的想法,即便是现在我也不想卷入你们争位夺嫡的风波里头去,但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四哥的为人你应该是信得过的,虽然平日不愿招惹是非,可是担当还是有的,说出来的话便不会反悔背弃。他日你若功成,我还是那一句话,我们一家只求一席安身之地,若是万一——”

宋沛的话到一半突然顿住,回头深深的看了张氏一眼之后才重又迎上宋灏的视线,字字坚韧:“你的能耐本事我的知道的,如果万一不测会有个万一,替我照顾好你四嫂和一双侄儿也就是了。”

他确信,在宋灏和孝宗的这一场博弈之中,即便结果会出乎意料宋灏落败,以宋灏的手段和谋略,也会留下最后的退路,哪怕不是给他自己,就算只是为了明乐,他也不会把一切倾出。

宋沛手中掌管的一半御林军其实和宋灏一样,都只是挂了个空名头,但是实打实,他手里握着的却是六部之一的礼部,宫中所有的司典宴会全部都要过他的手,如果他肯插手,日后如有需要,往来宫中行事都会方便许多。

可以说,这是一个相当有分量的筹码。

换句话说,宋沛这也是孤注一掷了。

“王爷——”张氏捏着手里帕子,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用力的咬着嘴唇倒是没有多言。

她和宋沛会孤注一掷来找宋灏,已经是做好了一切的打算,为了保全一双儿女,这是最有保障的一线生机。

宋灏一直不动声色的听着他说完,最后才是垂眸下去拢着杯中漂浮的茶叶微微一笑道:“四哥,有一句话我想我一直都没有对你说清楚过,我对那个人所占着的那个位置并没有兴趣。”

宋沛和张氏各自诧异,互相对望一眼,一时竟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话来接。

他步步为营,一直都是一副运筹帷幄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并且几次三番的和孝宗对立起来,已然势同水火,可是现在他却说他对那个位置没有兴趣?

这话宋沛是下意识的不肯相信,但宋灏的表情又不做假,实难分辨。

花厅中的气氛一度沉寂下去,四个人互相观望,良久没有人先开口说一句话。

“即便如此,只要你答应危难时刻肯帮我护你四嫂和侄儿的周全,我不问你要做什么,我都追随于你便是。”沉默良久,宋沛一咬牙,坚定的开口。

这一次连明乐都有些诧异的。

这个平日里看似散漫无为的礼王,不曾想在面对妻儿的时候却有这等的用心和气魄。

“殿下!”张氏眼里蓄满了泪光,却强忍着没有落,只就用力握住他的一只手。

“如何?”宋沛却是未曾理会她,只就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宋灏,执意的要等我一个答复。

“四哥你这是在逼我?”宋灏眉心一皱,语气微凉。

眼见着场面僵持,明乐回头看了眼外面的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色,目光微微一动,就微笑着起身道,“四哥四嫂你们先坐着,天色已晚,你们就留下来用完晚膳再走吧。”

说着又转向宋灏道,“我去厨房吩咐一声,顺便去花园里把两个孩子带回来。”

“嗯!”宋灏点头。

侍立在侧的长平已经捧了明乐的披风走过来给她披上。

明乐对座上的宋沛和张氏略一屈膝见礼,就带了长平和采薇两个出门。

“老五——”被明乐打了岔,宋沛缓过神来急忙又要再开口,宋灏却先他一步从和他的对视中移开视线,继续垂眸饮茶。

宋沛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

从花厅里出来,走过一段回廊明乐就收住步子,回头对采薇吩咐道,“你去厨房吩咐一声吧,叫他们把晚膳准备的丰盛一点,路过花园的时候顺便问问小世子和郡主乳母,他们爱吃什么,也吩咐厨房备下。”

“哦,对了,顺便让雪雁她们把小世子和郡主带回花厅吧,天晚了,别叫他们乱跑了。”明乐想着又嘱咐了一句。

“是,奴婢记下了。”采薇道,从前面的出口先一步下了台阶往花园的方向走去。

“礼王殿下和王妃今天是有备而来。”目送采薇的背影走远,明乐和长平两个的眼神都不觉慢慢的冷了下来。

“礼王殿下看似纨绔不羁,但是只就他在皇权颠覆这条大船上比梁王和惠王都活的长久舒坦这一点上就不难看出,私底下他却是个十分谨慎又有分寸的聪明人。”明乐说道,神色间颇有几分赞许之意,静静的望着远处的夜色出神,“论及对孝宗的了解,礼王知道绝对不会比阿灏来的少。如果说阿灏对那人的了解是从极几度锋芒相对的暗流厮杀中领悟出来的,那么他就是从日积月累于那人的眼皮子底下谋算求生的夹缝里窥测出来的。不能说谁对孝宗这人的习性和行动规律掌握的更准确一些,但总归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

“他既然了解皇上那么透彻,依着这样的个性,对咱们王爷自然也该有所了解啊。”长平道,略一思忖还是忍不住扭头过来看明乐脸上的反应,“这样处心积虑的想要拖咱们王爷下水,他就真的不怕王爷不肯就范的同时恼羞成怒,反而会弄巧成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咱们王爷是最不近人情的。”

“以前或许是,没人敢轻易在他身上押宝,可是今时不同了——”明乐摇头,若有似无的叹一口气,回头对上长平的视线柔柔的笑了下,“我的出现已经在他身上打开了突破口,我猜礼王这次过来,也不就是打定了心思要投诚,投诚之余也是个试探的意思,好让自己心里有底。他这算是在赌,赌我这个所谓殷王身上留下的破绽到底只是他掩人耳目故布迷阵的虚招,还是真的存在,这样才能让他心里踏实一些。”

“说一句僭越的话,现在奴婢倒是觉得幸而王爷自幼是长在南疆的,即使辛苦了些,也总好过成日里虚以委蛇,来应对这些兄弟暱墙夫妻暗算,那该是多少伤心的一件事情。”长平难得的感喟。

“怎么,又想起你母亲的事了?”明乐眼中笑意又柔和了几分,轻声问道。

“其实我是没有那么多的执念的,有没有父亲与我而言,没有什么区别,一个父亲能给孩子的一切,这些年,大哥都代替他做道了。更何况他让我母亲痛苦一生郁郁而终,致死也未能释怀。”长平淡淡的开口,语气平平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眸子里却有落寞的光影闪烁,“可是因为是母亲的遗愿,大哥他为了成全母亲,一直都不肯将这件事放下。”

“长安那里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追查吗?”明乐问道,想着也觉得一筹莫展,“说来也是,八方那里也不曾有任何的发现。”

“茫茫人海,只凭一个印记就想找到一个人,谈何容易。”长平落寞一笑。

“好了,别想了!”明乐心里无奈的叹一口气,上前劝住她轻轻的抱了抱,安慰道,“也诚如你所说的那样,这些年即使没有他你们也一样过来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嗯!我都知道,就是大哥太死心眼了,不过他要做就让他去做吧,再过些时日也许就会慢慢释怀了。”长平的下巴抵在她的肩窝,淡淡的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主动从她怀里退出来,“出来也有一会儿了,王妃还是别耽搁了,回去吧。”

“走吧!”明乐颔首,先带着她回了花厅。

不多时雪晴和雪雁也带了两个孩子回来。

厨房那边本来就已经在着手准备晚膳,得了明乐的吩咐又加了几个菜,也没用多长时间,一桌子八菜两汤就准备妥当了。

“王爷,王妃,饭厅那边已经摆好了,请移步吧。”采薇得了下人的禀报,进来通传。

“知道了!”明乐点头,转而对座上宋沛夫妻道,“晚膳备下了,请四哥和四嫂移步一同去饭厅用饭吧。”

“那我们就叨扰了。”宋沛夫妇并不急着走,客气了两句,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往饭厅行去。

府里的主子就宋灏和明乐两个人,两人一般都是直接让把膳摆到卧房外面的小厅里,所以今日大小加起来虽然也不过只有六个人,却也的确称的上是大规模了。

因为之前宋灏的态度很明确,所以席间宋沛也就没再提及政务。

到了饭桌上,看到自己喜欢的一道蛋羹宋子韵一直没精打采的小脸儿才稍稍活泛起来。

明乐对这个女孩儿似乎有种天生的好感,干脆就让她坐在了自己旁边。

一餐饭闲话家常,倒也其乐融融,只不过宋沛小两口有意拖着时间,却是吃的分外拖沓罢了。

宋灏和明乐作陪,也不点破,倒是两个孩子之前在花园里玩的累了,一个爬到后面的坐榻上,一个伏在明乐的怀里睡的香甜。

用晚饭,已经接近二更,外面天色全黑。

宋沛夫妻俩也不好再强找理由磨蹭下去,就道了谢,刚要起身告辞,外面却是声势惊人传来一阵急促而奔忙的脚步声,隐约夹杂着周管家的怒喝。

宋沛的脸色骤然一沉,张氏紧张的在桌子底下握住他的一只手。

不消片刻,就是一大队御林军气势汹汹的杀到。

“皇上有旨,礼王涉险串通奸党于陛下寿宴投毒谋害皇后,证据确凿,着御林军立刻将礼王府家眷及一切相关人等押入天牢,等候发落!”来人也不废话,往当前一站就径自抖开手中明黄圣旨,冷声默背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