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最新破解版

  猫咪最新破解版ps:新书《妙女医香》,一定要去看看!

   刘月真是佩服这位何夫人,简直就是阴魂不散,前几日才让自己和林姐姐说的滚出侯府了。

   这才几日的功夫,怎么就能又如此自信的上门来呢?可是人都来了,侯府还能把人赶走不成,就算再讨厌可是上门也是客,也得好好的招乎。

   刘月今日连花园子也懒得去,直接在正厅见何夫人,反正刘月想好了,最多几句话就把这位脸皮厚的何夫人打发走,不然今日自己又得浪费一日了。

   本来今日说好了会去看新铺的,装修早就搞好了,现在就忙着布置了。所以刘月就必需得亲自去看看,每一间铺子的布置和装修,刘月都会很上心。

   可是这何夫人偏偏赶在刘月出府前就来了,而且看那架式,是做足了准备的。刘月着人上茶后,就时不时的看外面的天色,意思很明显,今日自个很忙,何夫人必需早点离开。

   可是何夫人好像没看到一样,依旧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时不时还拿起一块点心来尝尝。刘月看着何夫人的圆得跟大饼差不多的脸,真想发火,可是面上却依旧维持着得体的笑。

   “不知今日何夫人上候府来所谓何事?”刘月一句直入主题,一句客套话也懒得《 说了。

   何夫人反倒无所谓道:“也不是多大点事儿,就是想同世子夫人再多聊几句,当日有些话想必我还没说清楚。也不大方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到底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刘月不怒反笑,什么狗屁,当日没说清楚是假,今日怕是更有目的性吧!“何夫人若有话就快些说吧。今日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办,就不多留何夫人了。”

   何夫人对刘月赶人的话,一点也不生气死,反而笑道:“世子夫人放心,也就几句话的功夫,不会打搅世子夫人多长时间的。不过只怕世子夫人听完了。也不大想出门了。”

   刘月知道何夫人自以为是惯了,要是自以为是就罢了,还加上脸皮厚,这就真让人厌恶了。

   复古圆框眼镜女快乐冬季写真

   所以刘月也不想再给好脸色何夫人看了,自己堂堂世子夫人,还怕一个吏部尚书的夫人吗?“既然何夫侬样说了,我也就放心了。看何夫人这架式,怕是有备而来吧!”

   何夫人依旧吃着点心,“世子夫人觉得呢?不是有备而来。而是受人所托罢了。

   不知府里的莫侧妃现在身子如何,来府上几次,都未去拜访过莫侧妃,也未给莫侧妃请过安。

   就算莫侧妃现在只是侧妃,可是也是太子正经的妃嫔,更是太子未来嫡子的生母。我这不去请安,好像有些不合规矩,世子夫人觉得呢?”

   刘月没想到何夫人居然拿莫雨的事情说事。这是刘月最不想听的,所以脸直接拉的老长了。

   “何夫人不知莫侧妃需要静养吗?何皇上和太子都下令不让人打搅莫侧妃。难不成何夫人连皇上的话也不听吗?何夫人也别扯些有的没的,有话直说,省得浪费大家的时间。”

   “世子夫人果然爽快,今日来府上,还真是有求于世子夫人。当然世子夫人放心,今日不是本夫人求世子夫人。而是另有其人。本夫人这脸面,在世子夫人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可是那人的脸面,世子夫人可不得不给了。”

   刘月不想再听何夫人装神弄鬼,直接来了一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何夫人脸一红。这世子夫人连这样粗俗的话也说的出来吗?虽然见面的机会很少,可是也没想到,世子夫人居然如此没教养和规矩。

   果然是贱民出身,就算现在是世子夫人,可是说出的话依旧粗俗不堪。“世子夫人果真是让我长了见识呀!”

   刘月知道何夫人这话里是鄙视自己的意思,可是这会子刘月一点也不在意,既然她鄙视自己,何必求自己办事呢?

   这不更让人鄙视吗?“本世子夫人让何夫人长见识的地方还多着呢?本来我也想维持这面子上的体面,可是何夫人继续这样废话下去,谁也受不了。”

   何夫人让刘月气的倒仰,可是想想自己的身份,何夫人又压下心里的火。

   冷淡道:“世子夫人该知道,我家老爷一向是为太子爷办事的,而太子爷是莫侧妃的夫君。莫侧妃是定北侯府唯一的嫡女。世子夫人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说也得卖太子爷几分脸面吧!”

   刘月满意一笑,总算说到正题上了,自己不动粗这个何夫人就废话连篇的,真是受不了。

   还好莫离同刘月说了朝中的派系之分,所以何夫人说何大人是为太子办事的,刘月立马就明白过来。何夫人之所以为么有持无恐的上门,怕是得了太子的授意吧!

   太子还真是自信,他就这么料定,定北侯府一定会帮忙吗?可是这会子自己就这么直接拒绝了何夫人,相信太子哪儿,还真不好交待。太子本就阴毒,若因为此事得罪了太子,到时候真是得不偿失呀!可是如何应付何夫人呢?

   何夫人拿着茶碗,扫了刘月一眼,冷笑道:“世子夫人也不必多想了,此事说到这儿算是我把话传到了,这时辰眼看也差不多了。就不打扰世子夫人了,世子夫人可是大忙人,忙的没功夫听人说话呢?”

   刘月眼瞧着何夫人要走了,只得一把拉住何夫人,然后脸子灵光一闪。直接打了何夫人一个耳光子,

   然后大声的怒斥:“好你个何夫人,居然打着太子的旗号,逼着世子爷为何大人开脱。今日本世子夫人非得拉你去见官不可,太子爷会是这样的人吗?

   会纵着下面的人做违法的事情,还逼着世子爷帮忙脱罪吗?何夫人诬陷太子,今日本世子夫人就得代太子清理门户,不能纵着何夫人到处胡言乱语,坏了太子爷的名声。”

   何夫人让刘月这一耳光子打蒙住了,可是等何夫人反应过来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还有就是委屈,虽然何夫人不得何大人宠爱,可是在府里也是正正经经的主母,妾室们顶多也只能在言语上刺何夫人几句罢了,谁敢向何夫人动手呢?

   在外何大人是吏部尚书,管着官员的升迁问题,各府的夫人对何夫人是巴结还来不及,更没人会甩脸子给何夫人看,更别说动手打人了。

   可是今日这位世子夫人,居然直接打了何夫人的脸,何夫人气的快疯了,也不管不顾的朝刘月打去,刘月可是学过几手的,虽然不是多厉害,可是也不会轻易让何夫人伤到。

   何夫人像疯狗一样朝刘月扑去了,可是却总让刘月轻松的逃掉,何夫人气的咬牙,这么扑了几个来回,何夫人因为身子太胖,所以累的在边上大口的喘气儿。

   而屋里的丫头们看到何夫人像疯狗一样乱扑,想上前去劝,又怕惹上事儿。何夫人的脾气本就不好,动不动拿身边的丫鬟出气,丫鬟们这会看到何夫人让世子夫人捉弄成这样,全当木头人一样立着。

   人家可是世子夫人,难不成不要命冲上前去帮忙,若真伤到世子夫人,岂不是掉脑袋的事儿。

   况且今日这几个丫鬟都看到何夫人失态了,等到回了何府,何夫人一定会发作几人。几个丫鬟真希望这会瞎了眼,就当没看到,不然回府何府,一定得受重罚了。

   眼看着何夫人没伤到世子夫人,反而把屋里的摆件撞碎不少,丫鬟们就更害怕了。咬咬牙劝道:“夫人,您消消气,回府自有老爷为您做主。”

   何夫人是气极了,根本不理会丫鬟们的话,依旧想抓到世子夫人,可是折腾了半天,连世子夫人的衣裳都没扯到。

   枝儿和叶儿想上前帮忙,全让刘月制止了,今日就要好好玩玩这何夫人,也好解解头之气。而何夫人在屋里扑腾这么半天,终于累的站不起来了。

   此时刘月就朝屋里的几个粗使妈妈使眼色,立马那些早就做好准备的粗使妈妈们就冲上去,几下就把何夫人制服了。

   刘月就让人押着何夫人,然后让车夫把马车赶到院子门口,也不管何夫人带来的丫头们跪在地上求情,直接把何夫人丢到马车里了。

   何夫人让人把手捆住了,动也不能动。枝儿看了眼世子夫人,小声道:“世子夫人,这样不大妥当吧!”

   刘月冷冷一笑:“她敢威胁本夫人人,并且对本夫人不敬,就该受着。而且本夫人有法子让她有苦说不出,只能咽下这口气。”

   枝儿扫了眼何夫人带来的几个丫头,亲自让她们上了另一辆马车。既然世子夫人说没事,自己就不必担心。世子夫人办事一向有分寸,有把握,不会胡来的。

   而且今日本就是那位何夫人没规矩,明明居然还敢扑上来打世子夫人,就这一项罪名,就够她受的。这种人就受让她吃些苦头,如果就这么算了,指不定她背后还骂世子夫人呢?

   何夫人让人制服了,自然是不能动的,所以只能一个劲的骂:“刘月,你这个贱丫头,你这个贱民,你若再不放了本夫人,本夫人一定会在太子那儿参你一本。太子爷不会放过你的,你个疯妇。”

   刘月阴冷的小声道:“何夫人,您尽管大声骂吧,最好骂的全城百姓都听到,知道太子爷指使您去定北侯府,要挟世子爷帮何大人脱罪。”L